※BL注意

※短篇故事

※不定時更新

我只是想把腦洞寫出來娛樂自己   (ㄍ

 


 

01

  開學的第一天,作息時差還沒調回來的我,邊聽著臺上班導的說詞,邊打著哈欠。

  後方突然一個聲音傳入我耳邊。轉過頭,第一入眼的是明亮的金黃色——看似柔軟的金髮讓窗下的陽光給披上一層薄紗。再來是一張俊俏的臉,一對像彎月的眼睛,笑起來特別好看。

  見我看他,他說了他的名字,並問我叫什麼,我給回了,那是我們第一次對話。

  

  

02

  他總愛笑,人緣也好,很得師長的歡心。相較起來我非常安靜,既被動,也不怎麼與他人相處。

  但他卻總愛來煩我。

  我問,和我在一起不無聊嗎?坐在對面的他搖搖頭回我不啊,又繼續吃著手裡的早餐。我繼續問他怎麼說,他卻回,你覺得自己很無聊?

  ……怎麼就換他問我了?

  見我沒回話,他收拾了早餐的包裝紙,起身走向垃圾桶,回來後說,是誰說非要找一個有趣的人才能在一起?況且,我覺得你有趣就行了啊,有不有趣是看個人定義的吧?

  這前後矛盾的問句,他心裡有數。

  我沉默,然後他微微笑了。

  

  

03

  接近段考的期間他都會焦頭爛額,他成績不好,所以每次都來找我求助。

  我給他重複解釋了一次那數學的套用公式,也不知道他是聽懂了沒有。眉頭被他緊緊地糾在一起舒不開,目光也死死盯著講義上的題目,沙沙的寫字聲沒停過。

  幾分鐘後他回我答案是不是根號二,我看了看解答本,點點頭,他立即笑得像個有骨頭啃的大型犬。

  有種黃金獵犬的既視感……

  那是我在那瞬間冒出來的第一句話。

  

  

04

  天橋上,天空特別藍特別清,洗過水似得,非常好看。

  他突然對我說,他收到情書了。這不意外,他長得好人緣又不錯,收到情書是遲早的事。

  我問如何,他說他拒絕了對方女孩子。我又問他,沒興趣?下一秒他便突然出現在我眼前,我愣了一下,金黃色又再次奪目。

  他彎月的眼與我對看有段時間,我被他看得開始有些不自在,最後是我認輸了,我移開了視線。他輕笑出聲,摸了摸我的腦袋,我甩開他的爪子,說:你看天空行不行,天空那麼藍,那麼好看。他繼續笑著,似乎笑得更歡了,停了一會兒,他說,是挺好看的。

  之後他轉身繼續走,我站在原地感覺臉有點熱,片刻後,他回頭說,你不走嗎?

  ……

  他又笑了。

  

  

05

  有天我突然心血來潮,問他怎麼就染了金髮,有很多顏色可以選擇,但是通常是個守分的學生,應該都不會選那麼張揚跋扈的顏色。

  他眨眨眼,毫不猶豫道:因為帥啊。就為這個理由。我說,不染金色也可以很帥吧?他微微笑了,慢慢靠近我,說,你覺得我很帥?

  我頓時語塞,他怎麼就理解成這樣了?他等著看笑話的臉注視著我支吾了半天也吐不出完整的句子。

  最後他開懷地笑了:哈哈,你真的好有趣啊。

 

 

06

  體育課,總是他最光彩奪目的時候。長相佳,氣質端正,身高腿長,運動神經又不錯的情況下,每次都會吸引旁人的眼球。就像這樣,汗水淋漓的他又一次蓋掉了對手的火鍋,女孩子們不大的喝采聲再次鳴起。

  他知道我不擅長籃球,便不會找我下場打,卻也每次打到一半,會以休息為理由,和我走操場。就像現在,他走過來,拾起水瓶,灌了幾口水後拉起我的手走向跑道,我們沿著外圈繞。

  他蹙眉說很熱。也難怪,今天天氣特別炎,暖爐似的,太陽下幾小時感覺都會熟。又因為方才的運動,他顯得有些喘,微紅的臉,浸濕的金黃髮根附著額頭,全身也還在滴汗。

  我問他怎麼每次都不繼續打,他反問我怎麼每次都不下場打,但他明知道我不太會籃球,於是我不作聲,我看著他。他回看我,說他真累了,他想休息。騙鬼呢,我說。他笑著眨眨眼:你哪隻眼睛看見我騙人了?

  看著他,我又不說話了。

  我們就繼續走著,路上談了哪條路上哪間店好吃的話題,又談到自己愛吃的食物,忌口……

  體育課,總是他最光彩奪目的時候,每次都會吸引旁人的眼球,包誇我。

  

  

To Be Continued。

創作者介紹

可有可無。

紀見 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顏
  • 期待後續!!!(✪ω✪)
    第一人稱的敘述很讓讀者很有帶入感阿,被摸頭那段我都跟著害羞了(*´艸`*)
  • 天啊有人回覆我好開心QQ
    喔我還是個寫作渣
    可以讓你有帶入感我好開心QQQQQQQQQQQ

    紀見 凜 於 2017/08/23 21:45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